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叶落知秋

二·那时年少

国家队队员在经过了叶修一个月的摧残【bu】后,终于踏上了去往苏黎世的路途。
  
也多亏了叶家一路保密护送,众人才得以顺利地上了飞机。
  
飞机上,每个人找到座位坐下,便开始与邻座的人唠嗑。
   
“唉队长队长,听说苏黎世那边景色不错,咱们比赛完之后在那边玩儿几天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满眼放光地抱着喻文州的手臂。
  
喻文州安抚住身边某只类似大型金毛的生物,倾身看向叶修:“叶领队觉得如何呢?”
  
叶修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挥了挥手,“等拿了冠军再说吧。要是拿不到,你们还有脸玩儿?”
  
“看来哪怕是为了旅游,我们也得好好努力了啊。”苏沐橙闻言调笑。
  
“那是。”叶修笑得一脸老奸巨猾,“要是拿不到冠军,有你们苦的。”
  
“切。”众人撇了撇嘴,都没再说什么。
  
机舱里传来飞机准备起飞的提醒,众人不再多言,都回到各自的座位坐下,戴上耳机闭目养神。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逐渐升空,最终平缓地在空中飞行。
  
叶修取下耳机,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本小本子和一支笔,就开始窸窸窣窣地写些什么。
  
方锐好奇,低头一瞅,“哎【bi—】!老叶你深藏不露啊!”
  
“什么什么什么?”黄少天凑过去一看,几句英文映入眼帘,“哎呦我去,叶不羞你居然会英语!这不科学!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方锐拍了拍叶修的肩,“你看你都把黄少天吓得说话都不带叠字了,还不快如实招来。”
  
“前辈可不能有私藏啊,大家可都好奇呢。”肖时钦微笑着调侃。
  
叶修挑眉,黑壳的笔在白皙修长的手指间舞动,“哥好歹也是从大家族里出来的人,怎么说也是上过几年学的,至于那么大惊小怪的么。”
  
“咳……”坐在后座的叶秋一声轻咳,“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混账哥哥真的是个学霸。”
  
“吓?!”x13
  
 “就是那种……平常整天打游戏,考试次次年级第一的那种。”叶秋耸耸肩,补充道。
  
只见众人一副“你tm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幽怨地盯着正在玩笔的叶某人,威力堪比迫击炮。
  
然而对于某人连原子弹都甘拜下风的脸皮,这点威力似乎还不够。
  
众人也就是吐吐槽,找些事情打发打发时间,对叶修写的发言稿倒真没什么兴趣,围观了一阵子便各自回到了座位。
  
几个小时的长途路程还是有些枯燥的,这些平日里整天不得空的职业选手这么一闲下来,反而不习惯。不多会儿,便有些坐不住了。
  
“早知道这么无聊,还不如待在家里看电视剧呢。”楚云秀打了个哈欠,懒散地窝在椅子里。
  
机舱里沉寂了一会儿,方锐顺口回了一句,“那就玩点儿什么?”
  
“哦?”楚云秀双手抱胸,“听起来不错,可是玩什么呢?”
  
苏沐橙抬手将一缕发丝别到耳后,“最近群里在玩儿的那个?”
  
“可以啊。”楚云秀笑笑,侧身环视,“大家觉得呢?”
  
“行啊。”“随意。”“就当打发时间了。”“总比什么都不干好。”
  
“叶修你呢?”叶修摆摆手,“随便吧。”
  
“都知道怎么玩吧?”确认每个人都点头之后,楚云秀调整了一下姿势,“顺序的话……就按编号来好了。叶修你先。”
  
“我没干过的事么……至少我没被树砸掉半管血过。”叶修眯着眼笑道。
  
“叶修你妹你妹你妹!我不就被砸了那么一次吗,你至于揪着这个不放吗?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众人忍俊不禁地看黄少天一边被戳中痛点地喷着话,一边无可奈何地举起了手,连张新杰都是一脸同情。
  
“哎我说你们一个个都什么表情,信不信……”
  
“下一个喻队。”张新杰默默打断了黄少天无休止的话。
  
喻文州略略思考了一阵子,“我没有打过挑战赛。”
  
“啧啧啧,无形中又被秀了一脸啊。”叶修摇头,举起左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水轮流转,叶修你也有今天!”
  
苏沐橙、孙翔和肖时钦表示坐着也中枪,心累极了。
  
“这题我想不需要问什么问题了吧。”肖时钦无奈道。
  
“不用不用看在你们这么可怜的份上就不戳你们的痛处了,看本剑圣是不是比叶不修善良多了呀哈哈哈。
  
“周队。”
  
“嗯……”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没有……打败……前辈。”
  
“周队是说没有打败过叶修吗?”
  
“嗯。”
  
方锐举起手。除了苏沐橙,剩下十几个都有些诧异。
  
“你打败过叶修?”孙翔瞪大了双眼。
  
方锐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那是,黄金右手可不是吹的。”
  
“如果叶修哥不放水,你觉得你能赢么?”苏沐橙掩嘴轻笑。
  
于是方锐成功收获了十一份或无语,或鄙视的目光。
  
“苏妹子不带你这么揭老底的。”方锐撇了撇嘴,“就算是放水那也是赢。”
  
“嘁……”
  
接下来的几人说的事儿,倒没有牵扯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轮到张新杰的时候,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荣幸躺枪,成为了一次性集火最多的人。
  
令人咂舌,不愧是心脏。
  
轮到孙翔的时候,他还莫名同情着李轩那个“战队没有进过四强。”等到身边的人提醒,他才如梦初醒,却一下子什么都想不出来。
  
于是,好(wei )心(suo)的方锐大大暗搓搓地帮他说了一个。
  
“像二翔这样的肯定没恋爱过啊。”
  
“我!……”孙翔微红了脸,但一时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也就点点头算是认了。
  
然而,当他抬头时,几只手齐刷刷地举了起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那一对儿不用说,瞎子都看得出来;方锐和张佳乐也是整天被商议着卖到霸图和义斩去;肖时钦作为难得的直男(联盟众人笑),也早就公开了恋情;至于周泽楷……和孙翔那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队友,自然是明了的。
  
不过剩下的两个嘛……
  
众人的目光在苏沐橙和叶修举起的手间徘徊,眼神里带着暧昧和些许疑问。
  
僵持了几分钟,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口:“哎我说老叶你和苏妹子到底什么情况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到底是不是朋友啊是不是是不是?”
  
“咳……”苏沐橙清了清嗓子,“看来我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的。”
  
看着一双双bulingbuling带着求知欲的目光,她笑道:“叶修只是我的哥哥啦。至于我家那位嘛……就是让少天你被树砸掉半管血的莫凡啊。”
  
“靠!”黄少天一头黑线,“人艰不拆啊苏妹子,说好的不再提这事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到哪儿去了?”

“被你吃了呗。”苏沐橙耸肩,一脸无辜。
  
烦烦表示联盟的女神被叶修带坏了心好累。
  
“所以叶修你是怎么一回事?”王杰希一语点醒梦中人。对哈,最大的八卦在这儿来着!
  
“我啊?”叶修眼珠一转,笑得狡黠,“想知道的话就看你们能套出多少话来了。”
  
“他是谁?”
  
“发明千机伞和却邪的人。”
  
“苏沐秋?”方锐想起当初魏琛的感叹。
  
“对。”
  
“苏沐秋?这名字……和苏队有什么关系吗?”张新杰捕捉到了关键。

“哦,他是沐橙的哥哥。”楚云秀作为苏沐橙的闺中密友,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他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叶修笑笑,“或许在天堂,或许在地狱。”
  
片刻的静默。
  
“……抱歉。”
  
“没事。”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难得的,黄少天没有多言,叶修也没有就这难得的一次发表什么言论。
  
他闭上眼,将头靠在椅背上,嘴角的浅笑里满载着怀念。
  
“十三年前,我和家人的意见产生分歧,我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他顿了顿,笑看向叶秋,“还顺走了叶秋准备了很久的行李。”
  
叶秋咬牙,“一提这事我就来气,本来逃出去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
  
“得,你歇会儿吧,咱别偏题。”
  
“我拖着行李箱,心想着跑的越远越好,鬼使神差地就跑到了杭州。”他扁了扁嘴,显然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当时飘起了雨,我就找了家网吧进去躲雨,然后就看见了沐秋。”
  
“我看他技术不错,就跟他打了几盘,胜负参半吧,他和他周围的人都挺惊讶的。然而说实话,当时我也是被他的技术惊艳了一把。”他眯着眼,似在回想当时心底的感觉,“然后,沐橙来给沐秋送饭,我们仨一起吃了点。在得知我是离家出走后,二话不说就收留了我。之后我们一起打游戏,一起赚钱供沐橙上学。就是这样。”
  
话音落下,机舱里一片沉寂。
  
良久,张佳乐开口:“你们……是怎么相爱的?”
  
叶修轻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每天就这么看着看着,就看上了呗。”
  
“扑哧。”众人循声望去,却见苏沐橙红着眼眶笑出了声,“当初哥哥问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答的。”
  
叶修笑,“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啊。”
  
“他……什么样?”周泽楷轻轻地询问,生怕破坏了这份宁静。
  
“长的怎么样,还是性格怎么样啊?”
  
“……都有。”
  
“……好吧,勉强算是同一个问题吧。”叶修长出了一口气,右手抵着下巴开始回忆记忆中的那人,“他呀……死妹控一个,对沐橙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掉,含在嘴里怕化。”
  
“整天挂着一副不愠不火的笑脸,实际上心脏腹黑会炸毛。啧啧啧……那脸皮连哥都要甘拜下风。”
  
“不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吗,我怎么感觉叶修哥你是在黑呢。”苏沐橙摇头轻叹。
  
叶修挑眉,“你不懂,这叫爱得深沉。”
  
“他总是把好东西留给沐橙,结果自己长得挺瘦弱,但天晓得他是怎么练出八块腹肌的。”一想到当初那八块东西明晃晃的在眼前晃悠,叶修就觉得自己好方。
  
众人瞅了瞅他略有些虚胖的脸,不置一词。
  
“其实我一直很心疼他,也很佩服他。毕竟如果让我一个人把叶秋拉扯大,我绝对做不到。可他靠着帮人代练、刷本、卖材料、卖攻略;靠着从商贩那边死抠下来的那么些钱硬是把沐橙给养大了。”他突然话锋一转,表情严肃认真,“他平时的样子和文州差不多,温和谦逊;对于亲近的人……那简直是比喻文苏还苏啊。至于长相这种东西,看沐橙就好了。”
  
“啧啧啧……多好一人啊,怎么就被你给糟蹋了呢。”方锐拍拍叶修的肩,一脸遗憾,“一颗好白菜就这么被你这头猪给拱了。”
  
然后,我们英明神武的方锐大大,就这么,被一脸呵呵的叶修,一把糊到了墙上。【叶修os:= = 到底是谁拱谁啊。】
  
“那最后我来问一个当初被你含糊过去的问题吧。”苏沐橙绽开了笑颜,“把你和哥哥表白的细节说一下吧。”

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
  
“某一天,沐秋送沐橙上学回来,想叫我起床。我不肯,他就过来扯我被子。我当时下意识就把被子用力一扯,他没防备,就被我扯倒,压在我身上。”他摸了摸鼻子,显然是觉得当时的事挺糗,“他调整了下姿势……大概类似于床咚的样子,然后他突然问我:‘阿修,我们是一家人么?’我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于是他接着问我:‘那你介意改姓苏么?’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就问他:‘什么改姓苏?’他偏头轻笑了两声。我觉得奇怪,刚想开口问他,他却低头亲了我一下,一秒。然后抬头看着我,眼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傻狍子。’他轻言。这时候要再反应不过来,那我就是真没脑子了。‘有什么好介意的。’我就这么回了他一句。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没有人出声,机舱里一片宁静。看着叶修总是散漫嘲讽的脸上眸中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没有人舍得打破现时的静谧。
  
“直到死前,他才肯说出那三个字,这个人,我真是拿他没办法……”
  
“但是……我还是想他……”
  
“哪怕永远听不到那三个字……”

评论
热度(43)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