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叶落知秋

前一章其实是第二章,脑一抽打错了,看在我那么辛苦准备艺术节和考试的份儿上就饶我这一次吧。

这章应该是期末前的最后一次更新了。毕竟接下来我就要准备英语法语口试和各种考试了,希望大家见谅。再打个预防针,从本章开始,私设就要逐渐出现了,别介意啊。

——————————————————————————————————————

三·似是故人来

人人都以为,叶修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嘲讽散漫的老烟枪。他不在乎所有人对他的看法,哪怕是为之奋斗了那么多年的嘉世在把他赶走后还如此抹黑他的情况下,他也只是笑笑,对身边的人说“打败他们就好了。”

他高高在上,是令人仰望的大神,所有人都认为他无所不能,直到季后赛前几轮,魏琛表示他也是会累的。

他似乎永远都是这般无所谓,除了荣耀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直到挑战赛上,看到嘉世对苏沐橙的作为,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差点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流露出了愤怒和无力。

之后的他,依旧一往直前,在全明星赛后,记者捕捉到了他和韩文清的惺惺相惜和一定的相同点,却被当作错觉给忽视了。

今日,飞机上除叶修苏沐橙之外的十三个人,才真正体会到,叶修那满不在乎的表象下,隐藏着怎样一份温柔到极致的情感,这十年来的思念和神伤究竟有多深,哪怕连苏沐橙也只能窥视到冰山一角。

或许片刻后,这好不容易维持住的气氛就会被打破,他们会像以往一样被叶修嘲讽,然后将这一刻的感动全都抛诸脑后,但今时今日的记忆,会永远镌刻在他们的脑海。

多年以后,当他们都已垂垂老矣,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闲坐在庭院里,呷一口清茶,回想起这一幕,心中带着无限的怀念。
——————————————————————————
飞机降落时,苏黎世恰是中午,和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伸了个懒腰。

立刻便有工作人员迎了上来,叶秋与他们简单交谈了几句,回过头对着叶修道:“每个队都有随队翻译,等待会儿到了车上你们就知道了。哦还有,你们和荷兰队坐同一辆车,房间也在同一层。你们跟着工作人员走就好了。我先回去,等你们总决赛我再来,拜。”

叶秋拍了拍叶修的肩,头也不回地上了飞机。

众人跟随着工作人员来到了大巴前,两个人早就等在了那里。

“国家队需要翻译,我就报了名,看在我是职业选手的份儿上就让我来了。”唐柔眨了眨眼,堵住了众人未出口的话。

江波涛则是向他们点头致意,“联盟考虑到队长的情况,就让我帮着给队长翻译。”

“联盟想得还真周到啊。”叶修点了根烟,随意地叼在嘴里。

“哎老叶我说你好不容易在飞机上断了几个小时的烟这一下飞机怎么又抽上了呢吸烟有害健康知道吗知道吗?你不怕我们还怕呢队长你也不管管!”黄少天嫌弃似的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对着叶修和喻文州抱怨。

喻文州认真地看着叶修,“是啊叶领队,你也少抽点吧,毕竟对身体不好。”

叶修无奈,”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停的下来的,我尽量吧。”

喻文州笑,“那就多谢领队了。”

“上车吧。”张新杰站在车门口,等他们说完淡淡道,“荷兰队的队员已经在车上了。”

众人一听车友早就等在了车上,便不再多言,有序地上了车。

“小队长?”最后上车的叶修听到车厢里传来的熟悉称呼,诧异抬头,看见第四排一个男人站了起来,面容较之七年前成熟了许多。

“雪峰?”叶修着实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曾经的搭档,“你怎么在这?”

“我是荷兰队的翻译兼领队。”吴雪峰笑了笑,“退役之后我就回了荷兰,一方面回去看看我家人,一方面是去继承家业。”

“你父母有一方是荷兰人?”两人在吴雪峰退役后就断了联系,叶修倒是不知道吴雪峰家在荷兰。

吴雪峰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们只是移居到海外罢了。”

“吴大哥。”苏沐橙乖巧地向吴雪峰打了个招呼。吴雪峰看到苏沐橙,似乎有片刻的出神。

他欣慰地看着苏沐橙,“想不到沐橙都这么大了啊,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众人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打转,王杰希首先打破僵局,“这位就是气冲云水最早的主人,曾经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前辈吧。”

“是啊。”叶修叼着烟老神在在道,“还不拜大神。”

“好了小队长,先坐下吧,路上还有的是时间聊。”吴雪峰听着这熟悉的腔调,心里溢满了欣喜,自然而然地就恢复了当初对叶修兄长似的关爱。

叶修走到方锐旁边的座位坐下,待车开动后转头对吴雪峰道:“对了雪峰,不介绍一下你们的队员么。”

吴雪峰转身对荷兰队的队员说了几句,他们便热情地向众人介绍自己,吴雪峰在一旁为他们翻译,并补充一些内容。

众人看着荷兰队队员的身材,不禁有些感慨,不愧是地球上平均身高第一的国家啊。这一个个的身材又好,长相又标致,真是心累。

正当众人开始好奇荷兰队队长的庐山真面目时,吴雪峰的身旁站起一人。长身玉立,身如修竹,容颜清冷,眉眼温润。

即使看惯了周泽楷的超高颜值,众人还是不禁有些出神。

回神后,种花家的兔子们【应该不止我一个人看过那兔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各位好,我是荷兰队的队长叶萚。”嗓音平和,干净透彻,犹如邻家温和的男孩,令听者心舒,“能和叶领队同姓,萚深感荣幸。”

“如你们所想,小怿的确是中国人。”吴雪峰搂住叶萚的肩,“为了把小怿和小队长区别开,你们叫小怿Autumn就好了。”

众人应了一声后,嘴里念念有词,荷兰队的队员一听,却是忍俊不禁。

要是让中国的粉丝们看到自家大神万分纠结着外国友人的名字,听见这一口带着自己家乡话口音的英语,不知会作何感想。

叶萚淡淡瞥了吴雪峰一眼,片刻后还是打断了中国的队员们的“花式英语”,“想必各位对我们的队伍已经有了一定了解,那么各位是不是也该自我介绍一下呢?”

众人也不推拒,大方地向荷兰队队员自我介绍,吴雪峰继续承担翻译一责。

一圈轮下来,车厢里倒是其乐融融,虽说国籍不同,但靠着动作和多少懂一点的语言,双方很快打成一片。

最后轮到叶修,外国友人都十分好奇地瞅着这个和吴雪峰交际颇深的中国领队。

然而叶修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叶萚,似乎有些出神。

方锐看叶修一直盯着人家队长,心下诧异,嘴上却丝毫不显:“我说老叶啊,虽然叶……Autumn貌似潘安,但你也不至于一直盯着人家看吧。”

见叶修依旧呆呆的没什么反应,方锐抓着他的肩使劲晃了晃。

“嗯?!”叶修一个激灵,转头看着方锐,“怎么?”

“……”方锐恨不得扇他两巴掌,“轮到你自我介绍了。”

“哦。”叶修应了一声,随意地做了下自我介绍。

叶萚垂眸,掩过了不安,再次看向叶修的目光染上了些许心疼,“叶领队身体不适么?”

叶修摇头,抬起右手揉了揉太阳穴,“估计有些水土不服吧。”

叶萚似乎还想开口,却被吴雪峰暗下拽了下衣袖。

他轻抿双唇,默默坐下。

到了宾馆,众人分好了房卡便各自回房整理行李。

叶修被方锐硬拖到房间,刚想开口询问,却见方锐一脸严肃。

“什么事啊,把我拖回来。”叶修瘫在床上,有气无力道。

方锐拉了把椅子坐下,双眼紧盯着他,“你今天究竟为什么一直盯着叶萚看?”

叶修闻言,身体略微一僵,旋即无所谓地摆摆手,却不想方锐一句话打断了他。

“别跟我说是因为他长得帅,或者是个中国人又跟你同姓好奇的缘故。”

叶修无奈,“你还想我怎样?”

方锐抓起他的领子将他拉到面前,视线直直撞入他的双眼,“你的眼神告诉我,不止那么简单。”

叶修闻言叹了口气,嘴角牵起一抹苦笑。

“的确不止那么简单。”

方锐松开手,“告诉我,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我可以不告诉任何人,包括苏妹子。”

叶修低头不语,方锐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良久,方锐听见叶修缓缓道,“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他抬头看着他,双眉紧皱,眼里满是疑惑和严肃。

“一个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的人。

评论(6)
热度(26)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