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叶落知秋

于是我还是写了下一章,因为复习期间所以短了点儿。后半段的轻松向就算是慰籍一下受期末摧残的心灵吧。
————————————————————————————————————————————————
四·暗潮

闻言,方锐的神情也逐渐凝重。

他微侧过头,盯着墙角,声音带着几分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苏沐秋?”

“嗯。”

“这……”方锐摇了摇头,似要将杂念从脑海里甩出,“你们当初不是看着他下葬的吗?怎么会……”

叶修略有些暴躁,修长的双手隐没在发间,房间里回荡着叶修急促的喘息。

良久,他一声长叹,倒在床上,手背覆上双眼,掩盖住眼底汹涌的茫然无措。

“十年前,我们俩从嘉世签完约出来,看时间差不多就一起去接沐橙放学。”

叶修的声音幽幽传来,开始述说十年前那场血淋淋的回忆。

“他硬是拉着我等红灯转绿,走之前还朝两边看看确认没车才走。”

“结果旁边突然冲出一辆车,朝我们俩撞过来。”

“可谁知道这个傻瓜……明明早就反应过来,却是把我推了出去,自己被车撞倒在地……呵……”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等沐橙到的时候,医生已经表示他们无力回天了。我至今都忘不了沐橙在我怀里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

“我们俩平时整天熬夜帮人刷本刷级挣钱,扣除沐橙的学杂费,也就勉强糊口。我和沐橙东凑西借,好不容易才在南山公墓给他买了块最便宜的墓地。”

“葬礼那天,天气出奇的好,整个南山就我和沐橙两个人,倒是安静。”

他一字一句缓慢地说,近乎决绝地揭开了心上的那道疤。

方锐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如此冷静地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伤痕展现。

他忽然意识到,对于叶修,他们似乎还了解得太少太少。

方锐听见自己用同样冷静的声音问他:“既然你们当初亲眼看着他下葬,那你又为什么说叶萚是他呢?”

“眼睛。”叶修毫不迟疑地回答让方锐一怔,他站起身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阳光肆意地倾泻在房内。

叶修回头看着方锐,面容因为背光而晦暗不明,“我不知道他的容貌为什么会改变那么多,但他的眼睛……我死都不会忘。”

“如果他真的是苏沐秋,那他为什么不来找你们,甚至连一条消息也没有?”方锐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事情看来比他们知道的复杂得多。

“我不知道,”叶修将头转向窗外,微眯起双眼,“但我有一种预感,那场车祸背后牵涉到的或许远不止我们所能想到的那么简单。

无论他是不是苏沐秋,我都要知道十年前那场车祸的真相。”

方锐看着眼前变得有些陌生的人,忽然笑了。

他从椅子上跳起来,走到叶修身边伸了个懒腰,“现在这些只有我们俩知道,我既然听了你的秘密,自然得出些力不是?之后你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找我,只要我办得到,一定给你办成。至于叶萚那里……我先去探探口风。”

叶修微诧,转头望见方锐眼底的理解。

垂眸一声轻笑,带着三分自嘲,七分感动。

“谢了。”
————————————————————————
“等一下!”眼见电梯门缓缓关闭,方锐连忙一声吼。

一只白皙隽秀的手横在了两扇感应门间,门堪堪停住,重又向两边打开。

方锐加快速度进了电梯,电梯里的人收回手,按下了关门键。喘过气来的方锐正准备道谢,抬头却看见了一张清俊的笑脸。

“A……A……”此时方锐内心是懵逼的,大哥我们刚还在谈论你呢,一出门就撞见这TMD是张佳乐附身了么?!

叶萚无奈地笑笑,“叫我叶萚就好了。”

“啊?……哦!”方锐大大表示自己才不承认自己在心虚呢!

他心下盘算了几秒,做出了一副“我想起来了”的表情,“哦对了叶萚,你整过容吗?”

“嗯?”叶萚有些怔愣,“何出此言?”

“我们队里有个退役的猥琐大叔,听说荷兰队队长颜值和周泽楷有的一拼,就特别好奇,我就给他发了张你的照片过去,结果这个没下限的硬说你整过容,你看我这一顺口就问出来了,不好意思啊。”方锐先是痛心疾首地往远在中国的某大叔身上泼了盆脏水,然后一脸惭愧表示自己嘴快真不好意思。

如果中国队的队员们在这儿,内心绝对要给方锐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演技,要不是知道方锐是怎么样一个人,说不定自己就信了。

叶萚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心下叹息,面上却丝毫不显。

他摇了摇头,语气谦和:“没事,只是父母出身书香门第,又是南方人,所以较之他人可能有些不同。”

方锐暗暗抹汗,心说难怪人家长得又好又有气质,为人也谦逊有礼,合着人家出身书香门第呢。

“想不到叶萚你家教那么好,失敬失敬。”反正也装不了正经,方锐也就干脆地放开了。

叶萚轻笑摇头,“不敢当。”

方锐细细欣赏了一下才子的风采,突然感慨道:“话说你年纪那么小就能当上荷兰队的队长,技术一定很强吧。”

叶萚眨了眨眼,轻咳了两下,“其实……我比你们或许都要大一些。”

“吓?”方锐表示今天的惊吓好多,自己有点受不住,“怎么可能?”

“我96年的。”

方锐掏了掏耳朵,表示风太大我没听清。

叶萚淡定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方锐大大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叶萚耸了耸肩,一脸纯真无害地无声反问“怪我咯”。

玩家方锐受到【会心一击】,HP-10086

两人就这么一路聊着,直到宾馆门口,叶萚才停下脚步和方锐告别,“方锐小哥倒是性情中人,今日萚有事在身,不便多聊,改日定当造访,告辞。”

待叶萚转身离去,方锐的表情一变,开始梳理刚才得到的信息,一边想,一边朝训练室走去。

殊不知在他背过身后,一个人从宾馆缓缓走出,望着叶萚离去的背影,眸色深沉。

评论(2)
热度(27)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