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可记那一天

昨天凌晨码的短篇,贴吧发完半天才想起来还有这边´_>`我的锅
——————————————————————————————
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男子款款而行,右手紧攥着什么,有些微颤。

他走到一块墓碑前站定,细细清理墓碑附近的杂草。看面前简朴的坟包露出原来的样貌,他也不顾尘土,随意地坐在碑前,左手轻轻抚过照片上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嘴角的笑意带着怀念。

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放在了墓碑上。

“沐秋啊……”

他背靠着少年的墓碑,目光却仍旧锁定在那张老旧的相片上。

“最后的总决赛,那群老顽固倒是终于松口,放我上场了。”

“君莫笑也终于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上。”

“不管荣耀能延续多久,我相信君莫笑和千机伞一定会留存在世人的记忆里。”

他松开了一直紧攥着的右手,一枚戒指静静地躺在微陷的掌心,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金光。

“这是我用君莫笑赢来的第二个冠军,这个冠军的质量可是比前四个大得多啊。”他笑着,将手中的戒指向墓碑一递,“你嫌前四个不够份,世界冠军总够了吧。”

“我爱你,沐秋。”

“你愿意一辈子跟我在一起么?”

他维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恍若雕塑。

良久,他垂眸,颤抖的睫毛下水光若隐若现。

终是忍不住呜咽,他蜷缩在碑前,在这方辽阔的公墓里,渺小而孤凄。

人前散漫无谓的他,何曾有过这般脆弱无助。他的悲欢,从十年前遇到那个灿若骄阳的少年开始,就注定系在他身上。

一个少年蹲在他身边,看着自己的手穿过男人的身躯,如画的眉目间布满伤痛。

他看着男人一年年来而又去,去而又返,看着男人拿着冠军戒指向自己表达着爱意,看着在自己墓前男人潸然泪下,却始终无能为力。

“傻阿修。”少年虚搂着男人,嗓音轻颤,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飘散在空气里,“早在你第一次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就答应了啊。”

“可是我已经死了,我还能做什么呢?”

是啊,他还能做什么。

微风夹带着夏日的暖香,在这片寂静的天地游走。阳光倾泻,使得少年本就透明的身躯显得愈加虚幻缥缈。

他抬起头,怀念似的看了一眼高悬在空中的骄阳,就如同他死前。

“忘了我吧。”

男人猛地抬起头,只见一个模糊的虚影在身前逐渐消散,清隽的面容带着熟悉的笑意,温柔缱绻,那双深刻在骨子里的眸也依旧澄澈清明。

然而,这个自己深爱着,也深爱着自己的人,冷酷决绝地留下了他在这人世间最后的一句话,结束了这一场潦草了一季的爱恋。

男人伸手想抓住些什么,最终握在手里的只有一团空气。

空荡的公墓一片沉寂,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一点一点消失,最终化为虚无。

他感觉,心里一直留存的什么东西在这一瞬,破灭了。

他突然笑了。

先是无言的微笑,最后却演变成了不可抑止的仰天长笑。

泪水从紧闭着的眼角溢出,随着男人身体的抖动滑落在地上,转眼便消失无迹。

“我会忘了你。”

男人看着面前的虚空,眉眼柔和,嘴角的笑意带着三分自嘲,三分悲戚,三分爱意,还有一分偏执。

“除非这世上再无叶修。”

他挖出一个盒子,将手中的戒指放入,盒内五枚冠军戒指交相辉映。重又埋好,他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碑上的照片,转身离去。

香烟燃尽,一缕轻烟随着火星的湮灭徐徐升起,消散在空中,一如这场匆匆的爱情。

可记那一天,年少的初见

桃花迷人眼,是劫还是缘

可记那一天,最后的相见

遥远的天边,谁含笑的脸

评论
热度(30)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