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叶落知秋

懒得写战斗场面,突然发现字数没以前多,主要构想的都是后面的内容,结果我就这么华丽丽的瓶颈了´_>`
有种要在第十章之前就把世邀赛过掉的冲动´_>`
————————————————————————————
八·试探
早上七八点,各国选手陆续从睡梦中清醒,换上便装到餐厅吃了早饭,然后就慢悠悠地晃到各自的训练室,和早到的队友打了声招呼,便自顾自的开始训练。

叶修掐着点来到训练室,入目便是各人自觉地做着自己给他们安排的训练项目的场景,欣慰地咂了咂嘴。

“都齐了吧?”

有人白了他一眼,“你个管事的来得最晚,倒是好意思。”

叶修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走到主位上坐下,打开电脑后捣鼓了几下,对着正在训练的众人挥挥手。

“来来来,都过来。”

对于他这种招小狗似的举动,大神们早已习以为常,都加紧速度解决了手头上的任务,摘下耳机走到训练室中间的会议桌落座。

“那么我们来了解一下我们下一轮的对手。”

投影打出一段战斗视频,视频里,两个战队正在进行交锋,赫然是昨日挪威和丹麦的比赛。

擂台赛,挪威和丹麦几乎打了个势均力敌,以4:5略微落后,却在却在团队赛6:4胜过丹麦,以一个人头分的优势成为小组第二,不禁令人好奇个中缘由。

比赛结束,叶修却并未出言,而是打开了第二个视频,是挪威国家队里的选手或是个人,或是团队的比赛视频。

最后一段视频结束,训练室内一片静寂。

“怎么样,”叶修调回最初的比赛视频,“各位大神有何高见?”

在座的人没有急着开口,目光都汇聚在除叶修之外的三个战术大师身上。

“那个刺客,需要高度注意。”

几人相互看看,最后由队长喻文州出言回答。

“哎沐橙,你说他们是怎么交流的啊。”楚云秀看着这一系列无声的眼神交流,微微侧身和苏沐橙咬耳朵。

“不知道诶。”苏沐橙眨眨眼,“或许心脏之间都有一种心灵感应。”

楚云秀颇有些感慨,“看来心脏之后,一切尽在不言中。”

“咳。”

主位上,叶修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正窃窃私语的两人,然后调整了视频的进度,播放。

他播播停停,时不时指着视频上的人物讲两句。

约摸四十分钟后,叶修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总结道:“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刺客选手,具备了所有刺客应该具备的特质——冷静、缜密、细心、隐秘,对于局势的把握性也很好,比如这里。”

叶修指着屏幕上一点,视频内的刺客突然从隐身处闪出,对丹麦队里的元素法师一个瞬身刺偷袭,成功后并未恋战,而是重新隐匿在周围的环境中。

“如果没有这个瞬身刺,挪威就无法及时地将丹麦的治疗送下场,而击杀丹麦治疗后拥有的短暂的治疗和人数优势,是挪威团队赛胜出的关键。”

下首的几位战术大师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显然都发现了这一点。

“表面上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干,只是偶尔出来对对方造成一些不痛不痒的伤害,但他的目的并不是给对手造成伤害,而是阻挠。”

“这个刺客的技术确实是惊艳,只不过他的惊艳细化在了比赛的一点一滴中。”张新杰看着这个选手,心生了一种熟悉感,“这一点,和苏队有异曲同工之妙。”

张佳乐想起兴欣大败蓝雨后张新杰说过的话,瞬间明白了。剩下的人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也都觉得这说法还是挺恰当的。

“那么这个刺客就交给你了啊。”叶修对着方锐示意,“要搞不定的话,之后几轮你就别想出场了。”

“靠,不带你这么威胁人的。”方锐内心对叶修比了两个大大的中指,“算了算了,咱大人有大量,尽管交给我。”

“好,那么我们来安排一下擂台赛……”

叶修正准备安排擂台赛和团队赛的出场人员,训练室的门却突然打开,探出了江波涛的头。

“不好意思啊。”发现自己好像打断了会议,江波涛有些抱歉地笑笑,“只是唐柔和叶萚准备来一盘,你们看不看?”

“哦?”在场的人都颇有些好奇,便不再关注下一轮的出场顺序,一脸期待地等着叶修宣布散会。

叶修看众人没了心思,心想反正还有四天,倒也不急在这一时,便也挥挥手随他们去了。

“据雪峰透露,叶萚在小组赛是一定不会出场的,这倒是一个可以探探人荷兰队王牌的好机会,都好好看着点儿啊。”

肖时钦笑了笑,“那倒是得好好看看。”

几人陆陆续续地出了门,跟着江波涛往荷兰队的训练室走去。

“话说回来,他们俩无缘无故地怎么会想到要打一场。”李轩凑到江波涛旁边,戳了戳他的手臂。

“就是我跟唐柔闲逛的时候被吴前辈招呼去看美国队队长和叶萚的pk,看完之后唐柔跃跃欲试,两个人就约了去训练室pk。”

“谁赢了?”

叶修忽然出声,江波涛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旋即,他回答:“赢是叶萚赢了,不过不难看出来两个人都没有尽全力。”

“嗯。”叶修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众人不明白他这没头没尾的一个问题,但想想他之前说的那番话,也没多想。只有方锐望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忧虑。

————————————————————————————
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响动。叶修听了听,大抵是些赌注之类的,跟身边的人解释了一下,便上前敲了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来开门的是荷兰队唯一的女选手Serena,她看见这阵势不禁愣了愣,想到方才的赌局,心下了然,很干脆地放行了。

“他们正在开赌局,赌他们这一盘会打多久,你们有兴趣也可以玩玩。”Serena笑着向他们解释,“这个姑娘看上去很有干劲呢。”

“她估计能算是我们这儿最有干劲的人了。”江波涛努了努嘴表示赞同。

“唐小姐用的是战法?”

另一头,叶萚丝毫不为身边的环境所影响,和唐柔进行短暂的交谈。

唐柔点了点头,“叫我唐柔就好了。”

“好的。”叶萚颔首,对着正徐徐走来的Serena招了招手,“Serena,借用一下你的账号。”

她有些疑惑,但还是掏出了账号卡递给叶萚。

叶萚接过卡,对她温和地笑了笑,“谢了,下次有机会请你搓一顿。”

“都是队友,谢就不必了。”她忽而狡黠地眨了眨眼,“不过蹭顿饭倒是挺好的。”

“你啊。”叶萚状做无奈地摇了摇头。

Serena抬头望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叶萚摇头轻笑,示意唐柔自己寻个位子。

“请吧。”

插卡,登入。

众人围坐在会议桌旁,看着投影仪打出来的竞技场。

两个战斗法师一相遇,便开始了强烈的攻击。经过一个赛季的历练,唐柔早不再像以往那般一味地以暴制暴,在经验和技术上更是有了极大的提升。然而,此时的她,却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压力。

不论是技术,还是经验,叶萚都比她老辣,对于战斗法师的使用与了解,更是深刻。唐柔一时有些捉襟见肘。

“唐柔有些乱了。”叶修语气淡淡。

“叶萚还有留手。”喻文州接了一句。

渐渐的,唐柔似乎摸到了一些门路,其间倒也给叶萚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寒烟柔倒下的时候,叶萚操纵的战法还剩20%的血。

“很不错。”叶萚眼里满是赞叹,“你的天赋很不错。”

“谢谢。”唐柔笑笑,看见皱眉沉思的叶修,忽然明白了先前那种熟悉的压力感从何而来。

比赛结束,各队还有事情要商讨,中国队队员就等着叶修下令。方锐见情形不对,连忙在暗处捏了捏叶修的手。

叶修眼神一聚,伸了个懒腰掩盖方才的走神,“得,比赛看完,回去接着谈正事。”

关上门,吴雪峰赶着队友回去训练。待各人归位后,最后确认了一下叶萚的状态。

叶萚回以一个确认的笑容,吴雪峰无奈地点点头,两人便各忙各的。

“怎么样?”另一边,方锐也拉着叶修开始确认。

叶修摇摇头,“战法他用的太少,还不能确定。”

方锐略有些失望,“看来还是得想办法让他用枪系来一局啊。”

“走一步看一步吧。”叶修垂眸,掩去了眼底闪过的一丝精光。

评论(1)
热度(34)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