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默然长记·下

之后,叶修再次退役。

他选择了回家。

一是为了弥补因当初年少轻狂犯下的过错。

二么,则是为了和家人道明苏沐秋的存在。

本来,叶修是准备带着苏沐秋一起回去的,结果苏沐秋白了他一眼。

“你本来就是因为和家里人闹僵才那么多年不回去,你这好不容易决定回家看看,就这么直接扔个猛料下去,你爸妈这回还会放了你么。”

“好像也是。”叶修挠挠头,面上有些赧然。

苏沐秋双眸微眯,“一步一步来吧,先跟你爸妈说我是你朋友,最好连沐橙一起说,省的太突兀。”

“好吧。”

谁承想,叶修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就被自家老爹赶去了国家队集训的地方。

“拿个冠军回来吧。”

叶父拍拍儿子的肩膀,语气一如既往得严肃。

叶修挑眉,“那必须的啊。”

无论经历了怎样的苦训,无论中途有过怎样的波折,当最后的决胜局来临之时, 一切都被拋之于脑后。

“都到这一步了,要是拿不到冠军,你们还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么。”

叶修扫视了一圈选手席上的队友们,面上满是炽烈的战意。

十三名选手目光灼灼,“冠军是我们的!”

最后,中国队不负众望,将强势的日本斩于马下,赢得了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

世邀赛之后,叶修回到家,跟叶秋学着管理起公司的事务,闲暇时间在家打打荣耀,偶尔也会给战队的新人做些指导。

叶修走后,苏沐秋肩负起了队内战术指导的职务,平日也会跟队员切磋讲解。兴欣在第十一赛季能挺进四强,苏沐秋功不可没。

凭借着一个赛季的熏陶,平时训练时的指导,和私底下偷偷开的小灶,乔一帆成功继承了苏沐秋的衣钵,接替叶修成为了新一代战术大师之一,而想来被成为短板的安文逸在各方面也有了极大的进步,不禁令人感叹后生可畏。

叶修忙于公务,鲜少能有机会能回到H市看望队友,倒是苏沐秋趁着假日和平时挤出的一点时间往叶修家跑过好几趟。

或许是因为当初苏沐秋收留了离家出走的叶修,或许是因为苏沐秋谦逊有礼,温文尔雅,叶父叶母意外地极其喜爱这个“儿子最好的朋友”。

“啧啧啧,这个看脸的世界啊。”

在看到父母对于苏沐秋表现了极大的热情后,叶修作出了如此评论。

苏沐秋不置可否,倒是叶父叶母看看苏沐秋,再看看自家儿子,有些痛心疾首地拍着叶修的背:“你说你跟人家一起待了那么多年,怎么就不能跟人家学学呢?”

叶修暗自腹诽,你们是不知道这货有多心脏,在人前就知道装。

苏沐秋自是知道自家叶神在想些什么,冲着他无辜地眨眨眼,怪我咯。

心脏的叶修大大才不承认自己被美色诱惑了。

两人被叶父叶母发现恋情是在一个冬日的午后。

当时,二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影。

看到一半的时候,叶修有些困倦,便靠在苏沐秋的肩上小憩。苏沐秋将他搂到怀里,叶修调整姿势寻了个舒服的位置,也就任他抱着。

看着叶修眼下深深的青黑色,苏沐秋不免心疼,伸手拂好他凌乱的发丝,轻轻在眼角印下一吻。

物体掉落的声音。

两人慌乱坐起,看见了门边面容惊讶的叶母。

“说吧,怎么回事。”叶父坐在书房内,面色深沉。

苏沐秋拦住了身旁意欲开口的叶修,温柔地对他笑笑,“阿修你先出去吧,我和伯父单独谈谈。”

叶修知道自家老头的脾气,但看苏沐秋执意如此,还是默默地退出房门。

“伯父,我知道你们一直把我当做儿子看待,也给予了我这辈子从未享受过的长辈的关怀。”苏沐秋看着叶父,目光真诚。

“但是,”他目光灼灼,“我真的无法放下这段感情。”

“不可能。”叶父不为所动,语气铿锵。

苏沐秋轻轻地摇了摇头,放低了姿态,“那可否请伯父先听我讲个故事?”

叶父不置一词,表示默许。

苏沐秋点头致谢,用平缓的语调讲述起那段往事。

“有一个男孩儿,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孤儿院里。他有一个妹妹,为了她,男孩儿把他所能弄到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十五岁那年,男孩儿带着妹妹离开了孤儿院,租了个很小的房子,自己熬夜赚钱供妹妹上学。”

“后来,男孩儿遇见了另一个男孩儿。他发现那个男孩儿无处可去,头脑一热就把他带回了家。两个男孩儿窝在那一个小小的家里,一起赚钱维持生计。”

“或许是因为惺惺相惜,亦或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因素,两个男孩儿相恋了。尽管知道这是一份终究无法被世俗接受的情感,但他们还是义无返顾地在一起了。”

“十八岁那年,一个男孩儿出了车祸,所幸并没有死,但他却无法再兑现曾经许下的诺言,无法再陪伴他的爱人一起驰骋战场了。”

“于是他转到了幕后,用自己的方式为自己的爱人提供最大的帮助。他陪着他度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看着他功成身退,最后领着中国的选手打下了世界冠军。”

苏沐秋顿了顿,轻笑着看向上首的叶父,“想必您已经听出来了,那个出了车祸的男孩儿就是我,另一个男孩儿,就是叶修。”

提到爱人,他柔和了目光,弯起的眼角映衬着温润的眉眼,如画般清雅。

“与其说是我收留了离家出走的他,不如说是他收留了我无处可归的心。”

“我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只有沐橙这一个妹妹,可以说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过别人给予我的关爱。”

“虽然阿修他嘴很毒,但他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他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帮助到别人,又不使对方感觉是受到了强者对弱者的施舍。”

“他温暖了我沉寂了十多年的心,也完完全全地占据了我的心,您让我怎么放弃自己的心?”

苏沐秋的目光悲伤,带着从未出现过的恳求。

“你知道,叶家是军人世家。”叶父倾身,双肘支在书桌上,“那你就应该知道,对于这样一个家族来说,只要有这个机会,男人就应该娶妻生子。”

“我知道。”他的双唇不可遏制的颤抖着,“可是我真的……”

叶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微眯的眸中蕴藏着冷厉的锋芒,“你愿意看着他为你断子绝孙吗?”

听提到叶修,苏沐秋反而松了口气。

“看得出来,您和伯母感情一直十分融洽,说明您本人不仅长情,而且专情,而叶秋亦是。既是如此,那么您应该知道阿修他也继承了您这方面的优点。”

他的笑容,包含着对爱人的信任与自豪,叶父一时有些怔愣。

“确实,男子相恋意味着断子绝孙。但是,后继无人却与爱人相守一生,不是比和一个陌生人成家生子要幸福的多吗?”

叶父的神情有一丝松动,然而却转瞬即逝。

“男子相恋本就是悖逆,更何况叶修是叶家的长子,传出去像什么话!”

“伯父,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苏沐秋面容悲切,“两个人在一起并不全是为了延续香火,主要还是为了……”

“够了!”叶父面色铁青,“我不会同意的。”

“可是……”

“不用再说了。”叶父负手走到窗前,“如果你希望你的妹妹平安无事的话,最好离开我的儿子。”

苏沐秋大惊失色,一丝凉意自后背蔓延,他头脑一热之下,居然忘了眼前的男人不再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长辈,而是权尊势重的一方霸主。

“你怎能……拿我此生最重要的两个人威胁……”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那就当我是在威胁你吧。”叶父回头看着他,语气淡淡。

“所以,选吧。”

那双哪怕是在人生最低谷都永远闪亮着的明眸,那双支撑着叶修走过十个赛季的清润的剪水双眸,那双永远闪烁着不服输的光彩的眼眸,终是变得黯淡。

“……好。”

声音嘶哑。

苏沐秋闭上眼,掩去了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和满目的伤悲。

片刻后,他睁开眼,还是之前那个云淡风轻的苏沐秋。

他朝着叶父微微倾身,“告辞。”

转身,毅然离去。

门外,叶修正焦急地候着,见苏沐秋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样?”

苏沐秋报以安慰性的一笑,对他做了个口型,“我回家在跟你联系。”

叶修总感觉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但还是点点头,送他出了门。

看着苏沐秋逐渐远去的背影,叶修心里有一种隐隐的预感。

或许这次,真的是永别了。

当夜,叶修收到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

再见。

他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把自己闷在了被子里。

只有不时耸动的被窝昭示着其主此刻的内心。

之后,叶修从叶秋手中接过了一大部分工作,真正意义上的开始接管公司。

叶父则在两年后彻底退了下来,将公司完完全全地交给了两个儿子,两人也终究不负所托,叶家的公司在两兄弟的合作下愈发有独占鳌头的趋势。

同年,苏沐橙出嫁,苏沐秋亲自策划,为妹妹办了一场盛大而独特的婚礼。

叶修自然出席了他疼了那么多年的妹妹的婚礼。

这是二人两年来第一次见面。

在视线最终对上的那一刻,两人从对方眼中看见的,都是笑意。

又两年,叶秋的第二个女儿和苏沐橙的儿子相继出生。

而叶修,则应了叶父的要求,和周家的千金订了婚。

苏家兄妹毫无悬念地收到了请柬。

苏沐橙第一次看见,她向来冷静若斯的哥哥,笑得令人心碎。

婚礼前一天,苏沐秋正在准备第二天的着装,忽然,床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起手机,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迟疑了许久,他还是点开了那条短信。

“明天,你来当我的伴郎吧。”

苏沐秋苦笑,以另一种方式与你踏上红毯么?

正出神,手里的又一阵震动拉回了他的思绪。

依旧是那个人。

只不过,意思变了。

“算了,你还是不要来了。”

连见都不想见我了么?

又一阵震动。

“我怕你来了,什么都没有做,我却想跟你走。”

手机滑落,摔在床上弹了几下。

苏沐秋靠坐在衣柜边,将脸埋在双手中。

第二天,苏沐秋盛装出席,作为伴郎和叶秋一起站在叶修身旁。

经过岁月磨砺的叶修,早已褪去了以往的散漫,身材也消瘦了下去,更是多了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以往的好友都在调笑,说他变了太多。

然而苏沐秋明白,叶修一直是他认识的那个叶修,只是他比以前更会隐藏。

一切都循序渐进,这一对新人在双方亲戚好友的见证下互相宣誓,交换戒指。

然后拥吻。

没有人注意到了台下,有人失魂落魄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苏沐秋目睹了这一切,即使痛得撕心裂肺,却还要做出一副欣喜祝福的样子,究竟有多难。

婚礼的一系列流程结束,灯光重新亮起,宾客开始就餐。

当新人换好衣服来敬酒时,有人发现,少了一个伴郎。

晚上,叶修回到家,打开手机时发现了一条未读消息。

是苏沐秋发来的,就在他和新娘去换衣服的时候。

他说:

“衣服很合身。”

他笑了笑,埋藏了一世情缘。

“谢谢。”

新娘从身后搂住他的脖子,将头搁在了他的肩上。

“在跟谁聊天呢。”

“一个朋友。”

“啊?”

他放下手机,将妻子搂在怀里,轻轻地揉着她的头。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很好,后来……”

新娘仰起头,“后来怎么了?”

“没什么。”他笑着摇了摇头,“睡吧。”

END

评论(1)
热度(26)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