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默然长记·番外·原点

写到后面才发现字数爆表了´_>`
快九千的字数吓坏我了
————————————————
两年后,叶修的儿子出生。

兴欣在苏沐橙的带领下夺得了第二个冠军。

叶修作为前队长受邀赶到了H市一起庆祝。

宴会上,魏琛、关榕飞、伍晨等人也在。

但没有苏沐秋。

叶修来来回回地环顾四周,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苏沐秋。

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失落。

毕竟相依为命了十多年,苏沐橙还是发现了叶修隐藏在眼底的情绪。

她倒了一杯香槟走到叶修身边挨着他坐下。

“好歹应酬了这么多年,总不会再一杯倒了吧。”苏沐橙将酒递给他,浅笑着开口。

“也没好多少。”叶修撇撇嘴,还是接了过来,却并没有喝,“天晓得为什么我爹的千杯不倒一点儿也没遗传给我们哥俩。”

苏沐橙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或许只有真正上过战场,才能明白吧。”叶修笑了笑,仰头饮尽了杯中酒。

“哟,老叶不错啊。”方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总算不是一杯倒了哈。”

“去。”叶修赶小狗似的挥了挥手,“玩儿你们自己的去,别打扰咱们兄妹叙旧。”

“啧啧啧,重女轻男啊。”方锐一脸调侃,但还是回到席间提醒众人不要去打扰二人。

“说起来,怎么没看到你哥?”叶修装作无意地开口。

“啊?”苏沐橙讶异地看着他,“你不知道?”

叶修皱眉,“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难怪。”苏沐橙叹了口气,“我猜,你结婚之后你们俩就没联系过了吧。”

叶修表情一暗,点了点头。

苏沐橙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口。

“那天晚上他比我们提早回了宾馆,第二天早上准备回H市的时候他房间一直没有动静。”

“之后我们找服务生打开了他房间的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连行李也不见了。”

“后来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他想出去走走,但队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他。”

“每到一个地方,他就会寄一张明信片给我,偶尔他也会发几张照片,晚上他就打打荣耀,给队里的新人做些指导。”

她掏出手机,点开了一条短信,将手机递给叶修。

“这是他比赛结束之后发来的。”

叶修接过手机,偌大的屏幕上只有四个字。

干的不错。

“你可以翻一下他之前给我发的那些短信。”

良久的沉默后,苏沐橙起身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去给你找明信片和照片。”

叶修盯着屏幕上的四个字看了很久,然后退出点开了其他的短信。

“我现在在九寨沟,不得不说这儿真是挺冷的。酥油茶的味道很不错,有机会让莫凡带你来玩儿。”

“在四川待了几天,这里就没多少东西不是辣的,红通通的一片看着都怕。”

“内蒙古这边也发展的蛮好,只可惜牧民不多了,一路上也没看到多少蒙古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也不知道该能不能看见了。”

“九寨沟是极冷,新疆就是极热。不过沙漠上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只可惜看不到大漠孤烟直的样子了。【不过说实话,新疆人还是挺能歌善舞的】”

“真正的布达拉宫看上去比照片上壮丽得多,内部的结构倒是挺精致的,可惜不能拍照。西藏这边的奶茶风味和外面小店卖的可是完全不一样,你喜欢喝奶茶,以后让莫凡带你来玩的时候一定要去试试。”

“我打算沿着丝绸之路走,相信会很有意思的:-D”

“……”

语气如同当初的稚嫩少年。

一条条反复地读,叶修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背着行囊,在重重碧波间,在茵茵绿草间,在漫天黄沙间,一个人安静地走着,偶尔停下来拍几张照片。

不知何时,苏沐橙回来了,她将一叠明信片塞到了叶修手中。

字体清隽挺秀一如往昔,背面印着当地的迤逦风光。

叶修一张张地翻看,苏沐橙的食指在键盘上纷飞。

待他看完,苏沐橙又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他腿上,打开了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

里面满是苏沐秋发来的照片。

有纯粹的风景,有当地的风俗人情,有自拍,也有请别人拍的。

奇怪的是,其中有一张照片却不属于以上的范畴。

照片上,苏沐秋蹲在地上,歪着头看着趴在落叶上的一只幼猫,那只猫亦抬头看着他。

他的指尖轻柔地搭在它的头顶,应是在轻抚,眸中满是要漾出水般的温柔缱绻。

阳光透过枝丫映照在男人身上,更衬得他眉目如画。

“这是张佳乐发给我的。”感受到叶修投来疑问的目光,苏沐橙调出了那封邮件,“哥哥在南京的时候恰巧碰上了他和孙哲平,就一起在南京玩了几天,这张照片是他们偷拍的。”

目光重又回到屏幕,看着照片上熟悉的眉眼,心里有什么东西仿佛再次变得柔软。

“想要的话,我可以把这些照片都发给你。”苏沐橙见叶修看得出神,犹豫着开口。

“不必了。”叶修轻笑着摇摇头,神情动作与苏沐秋竟几乎是如出一辙。

苏沐橙心里一惊,都说如果一个人深爱着另一个人,那他的动作言行都会逐渐向他所爱的那个人靠近,现在看来似乎真是如此。

叶修合上电脑,交还给了苏沐橙,“有些人,有些事,记在心里就好。”

他站起身,披上了外套,回身揉了揉苏沐橙的头,“我先走了。”

他走到席间,向众人道了个别,打电话定了机票后便往外走。

苏沐橙由于叶修方才的动作有些出神,此刻反应过来叶修要走,连忙追了出去。

“等等!”

叶修正欲推门出去,听见身后苏沐橙的声音,便关上了门。

“怎么了沐橙?”看着急匆匆跑来的苏沐橙,叶修如是问道。

“你爱她吗?那个周家小姐。”站定后,苏沐橙问他。

叶修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怔愣了一会儿却不知该如何作答。

“说实话。”苏沐橙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

片刻的沉默,叶修摇了摇头。

“那哥哥呢?”她追问。

“沐橙……”叶修意识到了她接下来的问题,忽产生了一种逃避的欲望。

“回答我的问题。”苏沐橙有些颤抖地说出了这句话,语气中仿佛压抑着什么。

叶修闭上眼,掩去眼中的悲痛。

缓缓地,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么,为什么?”

苏沐橙的语气中第一次带了点哭腔。

“为什么……你要……娶她……”

“沐橙……”叶修闭着眼摇头,“你不懂。”

“我是不懂。”她目光悲戚,“就算你在婚礼上是逢场作戏,可你为什么会和她有一个孩子?”

叶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抱歉。”

她听见他这么说。

“我也是有恨的……”苏沐橙紧抿着双唇,“我恨你父亲,恨他斩断了你们的关系;我恨那个周家小姐,恨她夺走了你;我恨哥哥,恨他的毫无作为。”

她看着叶修,一字一句,“我也恨你,恨你的妥协和放弃。”

“沐橙,”此刻的叶修冷静得有些残酷,“从我做回叶家长子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回不去了。”

“为什么?”

叶修打开门,听见苏沐橙轻声的询问。

“因为责任。”

门在身后闭合,最后的答案随着关门声消散在空气里。
————————————————————
八年后。

小男孩儿从午睡中转醒,揉着眼睛走出门,看见了正在厨房里洗水果的男人,惊喜地跑过去抱住了父亲的腿。

“吵醒你了?”男人将洗好的水果放在了盘子里,擦干手揉了揉儿子头顶的发旋。

“没有。”男孩鼓着嘴,盯着那只作乱的手,“爸爸好久没有回来了。”

听着儿子撒娇般的抱怨,叶修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是爸爸不好,不该这么久都不回来陪小澄。”叶修一手端着果盘,一手拉着儿子的小手,走到客厅把果盘放在了桌上,一把捞起儿子抱在怀里。

“哼!╭(╯^╰)╮”男孩儿扭过头,气鼓鼓地不看他。

“好了小澄,原谅爸爸好不好?”叶修不断放低身段,软言软语地哄着儿子。

若是让联盟里的人看见他现在这副居家好父亲的模样,不知要惊掉多少下巴。

“唔……好吧。”到底是小孩子,终归是藏不住心思,叶秋澄自小就黏父亲,这次又是许久未见,心里想念得紧,很快就原谅了他,“不过爸爸以后不许再这么久不回来了!”

“好好好。”叶修搂着怀里的孩子,语气宠溺,“爸爸有一个好消息,要不要听?”

一听有好消息,男孩儿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要!”

看着儿子激动的模样,叶修忍不住捏了捏他柔嫩的脸颊,“爸爸现在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可以陪你,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听闻父亲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陪着自己,男孩儿顿时欢呼雀跃,“好哎!\(≧▽≦)/”

“这么激动。”叶修笑着轻轻刮了刮他的小鼻子,“想去哪儿玩?”

“嗯……”小男孩儿挠着头思索,“去H市好不好?”

叶修笑容一僵,随即他笑道,“怎么想到要去H市?”

“唔……伯伯说爸爸以前在那里工作,小澄想去看看爸爸以前工作的地方。”男孩儿观察着父亲的表情,“但是,爸爸如果不想去的话,那就不去了。”

闻言,叶修暗叹,被儿子安慰了啊,都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沉不住气。

“没事,”他揉了揉儿子的头,“那咱们明天就出发。”

隔日,叶修一家三口来到了H市。

下了飞机已近中午,三个人到宾馆放下行李后便往附近的餐馆慢慢溜达。

进了门,在寻找位子的时候却是发现了熟人。

苏沐橙和莫凡带着他们的儿子坐在一个六人桌上,而对方恰巧也发现了他们。

苏沐橙见餐馆里已没有空位,便招招手让他们过来。

“一起坐吧。”她对着走近的一家三口道,“反正都是一家人。”

叶修迟疑了一瞬,点点头,“也好。”

“两位有什么忌口么?”苏沐橙等三人落座,对着叶修的妻儿询问道。

叶修摇了摇头,“和你们差不多的来一份就行。”

“嗯。”苏沐橙招来服务员,低声吩咐了几句。

“来,小澄。”叶修摸摸儿子的头,对着苏沐橙那边示意,“叫姨娘。”

“姨娘。”脆生生的童音。

“小澄乖。”到底是女人,还是做了母亲的女人,苏沐橙一听这声音,心里仅存的那一丝排斥瞬间烟消云散。

“姨夫好。”

“……”做了父亲的莫凡,面容倒是比以往温和了许多,但还是不多话。

他稍稍弯了弯嘴角,“好。”

“莫凡还是不太说话啊。”叶修怀念地笑笑,对着莫凡调侃道。

“你的嘲讽却是比以前收敛多了。”苏沐橙掩嘴轻笑。

叶修耸耸肩,笑道:“毕竟那个圈子里的人你懂的,太嘲讽了不讨喜啊。”

“你也知道自己不讨喜。”苏沐橙笑看着他,“黄少天他们可是很怀念你这个荣耀史上最大的野图boss呢。”

“哥可是荣耀之神。”一说到荣耀,叶修就变回了当初那个众人所熟悉的联盟第一脸T,脱口而出的嘲讽语气一如既往。

“荣耀啊……”叶修望着窗外,眼神有些迷蒙,“确实是好久没玩了呢……”

“回兴欣看看吧,”苏沐橙微叹,“大家都很想你。”

“现在还留在H市的,也就你们俩和老板娘,还有那些小后辈了吧。”

苏沐橙点了点头。

“也罢。”叶修无所谓地摇摇头,“权当是回去看看老板娘。”

“那你可别再惹她生气。”苏沐橙戏谑道。

叶修撇撇嘴,“这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你在你们那个圈子里控制得了,怎么到这儿就不行了?”苏沐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叶修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因为这里,才是我的归属啊。”

苏沐橙怎会不知,只是听着这话由叶修亲口说出,一份不自主的悲哀蔓延上心头。

“唔……”孩子的嘤咛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苏沐橙的儿子从睡梦中转醒,揉着眼睛坐起身,看见了对面的叶修。

“来,小望。”苏沐橙细心地替儿子理了理略有些凌乱的发丝,“这就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叶修舅舅。”

十四岁的少年的双眼霎时变得晶亮,“叶修舅舅好!”

“你好。”叶修看着面前热情活泼的侄子,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当初蓝雨的那个小剑客,现已经退役了的前蓝雨队长卢瀚文。

“叶修舅舅你待会儿和我pk好不好。”小男孩儿瞪着一双bulingbuling的大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敏锐地发现了话中的含义,“你也玩荣耀?”

“对!”男孩儿的脸上满是自豪,“爸爸妈妈和叶修舅舅都拿过冠军!而且妈妈说叶修舅舅是所有选手里最厉害的!”

叶修哑然失笑,“沐橙你儿子真是太实诚了。”

苏沐橙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顶,语气满是宠溺,“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荣耀,更何况我和莫凡曾经都是职业选手,平时也没怎么拦着他。别说,小望的天赋还是蛮不错的。”

“是吗?”叶修有些惊喜,“在玩儿什么职业?”

“神枪手!”男孩儿说到自己的职业,显然有些兴奋,“妈妈说舅舅的神枪手是最厉害的!”

叶修笑容依旧,身体却不由得僵住了。

他自然是明白,男孩儿口中的舅舅是谁。

男孩儿真正的舅舅,那个惊才绝艳,玩转所有枪系,创造出绝世银武千机伞,却因一场车祸无缘于赛场的默默无闻的天才——

苏沐秋。

“好啊,”叶修勾了勾嘴角,“待会儿就让舅舅领教一下我们的小天才的神枪手。”

“好诶!”男孩儿激动不已。

“小望。”苏沐橙严肃了面容,“叶修舅舅最近好不容易才空下来,先让他好好休息休息,等过几天再陪你pk。”

“没事,”叶修摆摆手,“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想当初……”

“你倒是想想自己现在的年龄。”苏沐橙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真当自己是铁做的了?”

“对啊舅舅,妈妈说的有道理。”男孩儿坚定地看着叶修,“舅舅先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好吧。”对着这一大一小的两张肖似的面孔,叶修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的,只得无奈应下。

饭后,苏沐橙提出出去逛逛商场,两家的丈夫兼父亲相互对视了一眼,果断主动地拉起儿子表示他们自己逛。

于是,两家的女主人结伴去附近的商场看看,而男主人则一起带着自家的孩子到就近的风景点逛一圈。

比起那边因为带着两个孩子而一直叽叽喳喳的热闹场景,这边的两个母亲之间却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沉默。

良久,苏沐橙开口:“你和叶修……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周姝愣了愣,“挺好的。”

两人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苏沐橙盯着对面的商店,面容看不出丝毫悲喜。

“看得出来,他挺疼小澄的。”

“是的。”周姝微微地笑了笑,“小澄的长相随他,性格却像极了叶秋,或许是他觉得以前太过亏欠小秋,才格外疼小澄吧。”

“怎么说也是自己亲生的,”苏沐橙无所谓地摇摇头,“更何况是叶修哥那个性子。”

周姝会心一笑,“说的也是。”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苏沐橙转过头直视着她,“你爱他么?”

“啊?”周姝显然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没事,”苏沐橙柔和了声音,“想清楚了再回答。”

片刻的静默,周姝淡然的声音开始讲述她这些年的心路历程。

“当初会和叶修订婚,只是因为父母的要求。说到底,我们俩的婚礼不过是一场完完全全的政治联姻,只是老一辈观念中的门当户对罢了。”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抬头望着灰蓝色的天空。

“后来,我慢慢地认识了叶修这个人,他很有责任感,也有一种旁人无法企及的自信,他总能给我一种可以全身心依赖的感觉。”

“我怀孕后,他一直很温柔,每天都挤出时间来照顾我,在小澄出生之后,他更是做到了一个父亲能做到的最好的一切。”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陷在了里面。”

周姝在讲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笑容变得异常温柔,苏沐橙恍惚间透过她看到了当年的哥哥。

“叶修是一个很好的人,跟孩子在一起他是一个好父亲;跟妻子在一起他是一个好丈夫;在外他又是一个出色的领导。他从不沾花惹草,又很顾家,这是我当初嫁到叶家时完全没有想到的。”

周姝的脸上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笑容,但苏沐橙明白,那是生在那些家族中的女子的悲哀无力。

“那些大家族里的少爷,哪个不是四处留下风流债,我本就抱着孤老终身的想法嫁了过去,却极其幸运的遇上了一个例外。”

“你说,我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我明白。”苏沐橙也抬起头望着天,语气中是女人间的理解,“身为一个女子,又生活在那样一个大家族里,从小被灌输的都是怎样成为一个贤淑佳人,好容易遇上的是一个坚实可靠的人,会爱上他本就是顺理成章。”

“我知道你怨我。”周姝歉意道,“虽然我和叶修是因为双方父母的原因才结的婚,可是我明白,真正拆散了他和你哥哥的人,还是我。”

苏沐橙讶异地看着她,“我到是没想到叶修哥连这个也告诉你了。”

“我很抱歉,真的。”周姝诚恳地看着她,“我之前并不知道叶修和你哥哥的事,我也明白我对他们俩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所以我并不期望你能原谅我,但我希望你别再怨叶修,好吗?他这些年一直都很愧疚,也一直很担心你们。”

“我明白。”苏沐橙摇头轻笑,“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儿了。”

“曾经有那么几年,我确实是恨。”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不是么?”苏沐橙对着她释然地笑笑,“之后,我渐渐明白了,人这一生不仅有情和爱,还有不得不担的责任。”

“人终归是要长大的。”

苏沐橙伸手,轻轻抱住了周姝。

“谢谢你这些年对叶修哥的照顾,我想没有你在背后默默帮持,他也是会有些力不从心的。”

苏沐橙在她耳边轻声叙说,

“谢谢你,嫂子。”

周姝身体一颤,忍住即将夺眶的晶莹,伸手搂住了苏沐橙。

曾在某个瞬间,我们以为自己长大了。

有一天,我们终于发现长大的含义,除了欲望
还有勇气和坚强,以及某种必须的牺牲。

在生活面前,我们还都是孩子。

其实我们从未长大,还不懂得爱和被爱。
————————————————————
是夜,叶修哄睡了儿子,和周姝说了一声便独自出了门。

许久未曾独自在夜晚出门散步,叶修忽然想抽根烟,一模口袋才想起自己已不再像当初那般随身带着烟。

自嘲地笑了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到了哪儿,叶修只觉得身边的人烟越来越稀少。

忽然,叶修发现了前面有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独自站在昏暗的街道上,背影依稀间有些熟悉。

那人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身来看。

面容已不如当年那般年轻气盛,却多了一份成熟稳重,带着岁月的沉淀。

目光对上的那一瞬,两人都是一怔。

“随便出来逛逛都能撞上熟人。”叶修率先回过神,颇有些感慨。

闻言,苏沐秋无奈地笑笑,“你这运势,这么多年了还是没什么变化。”

叶修拉着他坐在了路灯下的长椅上,细细地打量。

“怎么?”苏沐秋挑眉,“这么多年没见,想一次看个够?”

叶修垂眸轻笑,“是啊。”

“然后呢?”苏沐秋笑看着他,“感觉怎样?”

“老了。”

“嘁。”苏沐秋向后靠在椅背上,右手懒懒地搭在椅背的顶上,“你这不是废话么。”

“但是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苏沐秋眼神暗了暗,点了一根烟,面容在烟雾缭绕中看不真切。

“你这人啊……”

叶修弯了弯嘴角,“我这人向来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苏沐秋不置可否,抽了根烟递到叶修面前,“来一根?”

“那必须的。”叶修笑着叼住烟,任由苏沐秋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上了烟。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眯着眼感受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

“很久没抽了吧。”苏沐秋看着他迷蒙的眼神,淡淡开口。

“有这么明显?”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抽过了。”

苏沐秋垂眸,看着两指间的烟头上明灭着的火星,“这'一段时间',怕是有十年了吧。”

“果然这世界上还是你最了解我。”叶修感慨,只是话语中还是染上了些许苦涩,“一直都是。”

苏沐秋苦笑,“你说你现在,荣耀也不玩了,烟也戒了,饮食也正常了,人也成熟了……”

他抬起头,凝视着叶修的双眼。

叶修第一次,从苏沐秋的眼中,看到了无以言表的脆弱与悲伤。

“你到底……还有什么……和以前是一样的……”

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了苏沐秋—那个永远带着温柔笑意的,云淡风轻的苏沐秋,那无人能勘破的皮囊下,那颗敏感纤弱的心灵。

人不是神。人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神没有。人会悲伤、会绝望、会自私、会愤怒、会嫉妒、会憎恨,而神不会。 

既然是人,哪怕再绝世再无双,也有躲不开的感情,避不了的劫数。 

没有人想一直将自己隐藏在面具下,只是苏沐秋从小的经历,让他不得不用伪装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最珍爱的人。长久以复,他的伪装越来越纯熟,以至于无人再能看透。

不是叶修不懂苏沐秋心中的伤痛,而是苏沐秋已经习惯了在人前表现得无懈可击,直到深夜才默默地在角落中独自舔舐伤口。

哪怕是当年苏沐秋出了车祸,无缘于职业赛场,他也只是对着叶修笑笑,说,那我就加入嘉世的技术部好了,不知叶修大大愿不愿意招我做你的御用设计师呢。

叶修何曾见过,那个惊才绝艳的、说着“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明媚少年,每个毛孔都流露着哀伤,连眼泪都流不下来的绝望。

那是道是无情却有情的悲哀。

叶修缓缓地伸手揽住了他,紧紧地拥抱住他。

“至少……我还在这里……”

“不管多少年,我都在这里。”

“只要我活着,这颗心,永远为你而跳动。”

苏沐秋托起叶修的后颈,狠狠地吻了上去。

急促的鼻息喷洒在叶修的脸上,带着滚烫的温度。

路灯下,两个男子在长椅上拥吻,恍若少年时。

如果可以,他们又何尝不希望时间在此静止,让他们忘记一切,可以不去面对那句终将到来的永别。

良久,唇分。

苏沐秋双眸含泪,微笑着看着面前他爱了一生的男人。

“这次,让我看着你走。”

叶修努力忍住即将出口的哽咽,挤出了一个笑容。

“好。”

他站起身,缓慢却坚定地朝着来时的方向,一步一步地挪动。

苏沐秋坐在路灯下,痴痴地看着那个背影。

“再见。”

叶修隐约听见身后轻微的告别。

他回过头,看见苏沐秋低垂着头,就这么孑然融化于阴影里,孤寂的身影让人的心霎时揪紧。

他强迫自己回头不再看他,然后逐渐地走出苏沐秋的视野范围,走出苏沐秋的世界,最后消失在苏沐秋的生命里。

两人终究是背道而驰,分开他们的,不是时间的推移,不是生活的纠葛,不是信念的差异。

而是成长。
——————————————————
回到B市的那一天,叶修收到了一个快递。

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

里面装着一个相框。

里面的照片是他十年前结婚时,他和苏沐秋单独站在红毯上拍的双人照。

两人穿着西装,胸口插着一朵白玫瑰,看着如此般配,仿佛他们才应该是这场婚礼的主角。

叶修久久地凝视着照片上霁月清风的苏沐秋,嘴角终是晕开了一抹柔情。

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又仿佛从未发生。
——————————————————
从未想过

那短暂的留恋

竟是前世厮守的缘

从未念过

被你打破的平静

再也无法回到原点

分分合合拂袖悲欢

生生世世心甘情愿

评论(2)
热度(31)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