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评论!求建议!

【原创/伞修】叶落知秋

本来说好的更新结果拖到了现在……之前家里断了一段时间网,只后一直忙着复习和做作业……虽然知道说道不做到很不好,但真的是没什么时间……真的不好意思啦

————————————

  十•身份揭露

  

  “你到底是谁。”

  

  一片寂静。

  

  叶修呼出一口烟,微眯着眼。

  

  片刻后,轻微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并逐渐靠近。

  

  鞋底与路面产生的摩擦声在狭长的小巷里显得尤为清晰。

  

  一个修长俊挺的身影出现在巷子的阴影处,却并没有要再往前的意思。

  

  面容恰巧被阴影所覆盖,看不真切,只能从身形上判断出这是个男人。

  

  两个人都没有动,只是隔着这道阴影观察着对方,各怀心思。

  

  男人低低地笑了,忽又敛了声,微微低下了头。

  

  “你不是早就有答案了么?”

  

  闻言,叶修的神情有一丝松动,但他毕竟在那个残酷的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十年,很快便整理好了心情。

  

  “怎么可能?”他沉声道。

  

  “是啊……”男人喃喃道,“怎么可能……”

  

  叶修眸色一冷,“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似是苦笑了一声,“你看我这像是知道的样子么?”

  

  “姑且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叶修语气咄咄,“这十年,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么?”

  

  男人抬起头,叶修隐约看见那双熟悉的眸子里盛满了悲伤和歉意。

  

  “抱歉。”男人凝视着不远处目光灼灼的叶修,语气满含歉疚却极其坚定,“但我有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

  

  “什么使命。”

  

  男人摇了摇头,“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啧。”叶修一时有些烦躁,“那你现在,又为什么……”

  

  “机缘巧合罢了。”那人叹了口气,道。

  

  “所以之后,你打算怎样。”叶修深深地吸了口气,稳住了心神,“世邀赛结束之后,你还是打算回荷兰么?”

  

  出乎意料的,男人摇了摇头。

  

  “不,我会回去。”他的眼神恢复了平日的古井无波,“回到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是么……”叶修喃喃道,目光有一瞬的迷离。

  

  “别想太多。”男人的语气带上些许嘲弄,“按照我原本的计划,这个夏天我本就是要回去的,只不过因为世邀赛延后了一点罢了。”

  

  “哦?”闻言,叶修笑了,“按照你的性格,若是真要做什么事,可不会因为这么一次比赛而推迟啊。”

  

  “再怎么说,荣耀也是我的整个青春啊。”男人颇有些怀念地说道,“更何况在荷兰的这些年,也多亏了队伍里这帮人的照拂,我又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是想看看你和沐橙过得怎么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说的也是。”叶修轻笑。忽又垂了眸,掩去失望,“那么……之后呢?”

  

  “嗯?”那人疑惑地看着他。

  

  叶修定定地看着他,“回国之后,还有完成你的使命之后……你……有什么打算么?”

  

  男子一怔,瞳孔微张。

  

  片刻后,他似是明白了什么,却只是闭上了眼,什么都没有说。

  

  叶修见状,嘴角的笑意有些模糊,“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么?”

  

  烟头的火星在黑暗中明明灭灭地闪着光,两个人在深幽的巷弄里相对无言。

  

  “叶修。”

  

  男人自两人见面以来,第一次清清楚楚地叫了他的名字。

  

  乍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如同往日一般被叫了出来,叶修心头一时闪过多道思绪,有惊讶,有感慨,有欢欣。

  

  但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如鲠在喉。

  

  “从苏沐秋倒在血泊里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只剩过去了。”

  

  叶修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答案,可他内心终归是有着那么一丝侥幸,而这一番话,彻底打碎了他心中最后的希望。

  

  “……”叶修凝视着面前的男子,目光悲戚,“为什么?”

  

  男子绽开一抹清肃的笑容,“苏沐秋早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个从地狱里归来的恶鬼罢了。”

  

  “你知道我从不相信鬼神之说。”叶修淡淡道,“光凭这个,可打发不了我。”

  

  男子摇摇头,“我今天之所以会来,不是因为我知道你认出了我,从而来说服你。我只是来陈述一个事实。”

  

  “与其两个人相互膈应着,不如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省去一些麻烦。”

  

  “那你为什么……”叶修皱眉道,“你为什么要承认呢?”

  

  男子语气淡然,“周泽楷,是你请来试探我的吧。”

  

  叶修一怔,男子继续说道:“虽然之前在开幕式的时候,我有跟他约战过,但是我也看得出他并不是一个会主动约战的人,至少不会在了解到我的技术之前。”

  

  “既然你会直接找周泽楷来,说明你已经找到了一些端倪。先前是我有言在先,自然不好拒绝,我的技术较之当年虽然有变化,但底子终归是在那里的。你既然能看出来,那么我的身份也就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

  

  “呼……”叶修叹了一口气,“你的思维还是这么敏锐。”

  

  “被叶神这么评价,我是不是该自豪一下。”男人自嘲道。

  

  两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往后,我还是叶萚,你还是叶修。我们分别是两个队的灵魂,只是刚认识不久的志趣相投的朋友。其他的,烂在心里就好了。”

  

  “不打算告诉沐橙么。”叶修道。

  

  “这浑水,蹚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男人的语气平静得有些残忍,“更何况,沐橙本就不适合这种机关算尽的局。”

  

  “她就像是一张白纸,很轻易就会染上其他的颜色,我不想看到她被我现处的世界所污浊,我只希望她永远是我记忆里那个纯净可爱的女孩子,我相信你也是这么希望的,不是么?”男子睁开眼,微笑着看着叶修。

  

  看着男人眼里运筹帷幄的淡然,叶修心中无端生出一丝悲哀。

  

  “我明白了。”叶修语气中隐含酸涩,“你……”

  

  “以你的个性,应该会主动要求帮队员进行集训和指导。放了他们那么久的鸽子,该回去了吧。”

  

  男人不动声色地打断了他的话,却刚好戳中了叶修的软肋。

  

  “果然不管过了多少年……最了解我的,还是你啊……”叶修一时竟不知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悲。

  

  “算了,”叶修释然地笑了笑,“好好保重吧。”

  

  说罢,他未曾留恋地转身离去,直至走出男人的视线,他再未转身看他一眼。

  

  所以他错过了男人在他转身的同时塌陷的泰然自若和悄然闪烁的水光。

  

  男人看着叶修一步一步地走出他的视线,目光一如往昔,只是多了几分悲凉。

  

  等到叶修彻底消失在他的眼前,男人忽又敛了眉目,恢复了平日的波澜不惊。

  

  他扬声道:“听了那么久的墙角,该出来了吧。”

  

  不多时,墙角走出一个人影,那人走到叶修先前站立的位子站定后,便不再动作。

  

  叶萚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脸被普通的医用口罩遮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身体被裹在风衣里,看不出特征。

  

  但不知为什么,叶萚心里总有一种感觉,让他确信眼前的人是个女人。

  

  “你是谁?”心里没来由的熟悉感让他有些无措,下意识地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和你一样,”确是女性的嗓音,不似黄莺出谷般的明亮清脆,温和中带着时间的沉淀和岁月磨练出的沉稳,“一个本不该存在于这世上的人。”

  

  虽然说对方的声音是女性,但这个世上学伪音的人并不在少数,所以对方的真实性别并无法确定。

  

  可是,当叶萚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脑海中已经瞬间将这个声音和一个女人相对应。但无论他怎么思考,都无法想起那人的样貌。

  

  就像面前的人给予他的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毫无疑问,自己记忆中确实有那么一个人存在,但却想不起自己何时与她有过交集。

  

  “什么意思?”叶萚已经很久未曾有过这种感觉,对方洞悉了自己的一切,自己却一无所知。只要对方起意,就能使自己痛不欲生,甚至一败涂地。

  

  “至少在知道我们的人的记忆中,我们早该化为一抔黄土了。”对方的语气保持着最初的温和,不紧不慢地说道,就像是一个母亲在细心教导着自己的孩子。

  

  叶萚进一步梳理着自己记忆中符合要求的人物,仍旧是一无所获,“这和你跟踪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方的目光突然变了,愧疚、不甘、欣慰、悲伤……林林总总地交杂在一起,其中的纠结令叶萚也有些看不懂。

  

  许久,那人叹了口气。

  

  “你只需知道,我是局内人,你最终的目的和我的不会任何冲突。这就够了。”

  

  闻言,叶萚皱眉道:“既是局内人,问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说出来?还有,即使是局内人,你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

  

  闻言,那人摇摇头。

  

  “我的身份牵扯到的东西太多,现在说出来并无益处,反而可能对你之后的道路产生阻碍。”

  

  见叶萚似乎欲执意一探究竟,那人主动提出了问题。

  

  “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设法远离你的那个朋友,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

  

  叶萚眸色深沉,“我涉的水有多深我自己清楚,他和沐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我不会允许别人伤害到他们分毫。”

  

  “你很清楚你那个朋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局内人,他和这个局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他是不可能从这个局里彻底摘除的。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只会使他受到的伤害更多,你让他今后怎么办。”那人紧紧追问。

  

  “等我的使命达成之后,他最多只会了解到十年前车祸的原委。至于当年的真相……我会把它永远带入地下。让他恨我一个人,总好过他夹在家庭和我之间承受双方的纠葛。”

  

  “你怎么就确定这是他希望的呢?”

  

  叶萚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世上不随人愿的事情本就不少,要是人人都这么实诚,就不存在什么秘密了。”

  

  “知道当年的真相之后,你有多恨那个差点造成你死亡的男人。”

  

  叶萚略带诧异地挑了挑眉,“我恨的从来不是他,而是酿成最终悲剧的腐朽旧制和观念。”

  

  这番话使得对方都有些诧异,“那你为什么……”

  

  叶萚摇了摇头,“我的事和当初的事是两码事,我恨的的确是陈腐的观念,但是我更恨那人甚至是不经思考地,就肆意地断送了我双亲的性命。”

  

  “……所以你的目的,自始至终都只是为了向他一人复仇?”那人显然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

  对方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些许颤抖,“那你当年的事呢?你就没有一点恨?”

  “有当然是有的,任凭谁面对杀了自己的人都无法做到完全无谓吧。”叶萚耸了耸肩,“但那毕竟是我自己的选择,又怎么能怪别人呢。”

  “你……”对方似是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垂了眸,口罩下的面容带着苦涩的怀念。

  “真是……和你一模一样啊……”

  “什么?”叶萚眸色一凛,“什么一模一样?”

  对方经他这么一提醒,也是意识到自己无意中透露了一些什么。

  “没什么。”那人的眸子里漾起一抹温柔,“等到你完成使命的那一天,你就明白了。”

  语毕,那人匆匆离去,而叶萚遵循着本能没有去追。

  “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从地狱归来后都会变成恶鬼,不仅身边的人认不出来,就连我,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仰望着在碧空中悠游的白云,叶萚唇角噙了一抹笑。

  “这样的我,还能奢求什么呢。”

评论(4)
热度(29)

© 老透明。 | Powered by LOFTER